辣子鸡辣鸡

歪,晓星尘吗,我薛洋。

#ooc预警#
#薛洋已死,最后一通电话#


道长

我是薛洋,你先别挂电话,我知道你讨厌我,恨我。

我啊,在你走了之后想了很久

我呆在你身边那么久是为了什么呢

我想啊想啊,怎么想也想不出。

但是我不想你就这么走啦,毕竟你是唯一一个会给我糖吃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给过我温暖的人。

我知道你给的是小兄弟,不是给我,但是我还是很满足啦。

后来魏无羡来啦,我很开心,这样你就可以回来啦,他那么厉害一定可以让你回来的,对不对。

可他却说不能。

骗人,一定是因为我是薛洋,是个大坏蛋,他才不告诉我的。

你才不会就这样回不来的,毕竟宋岚在我手上,只要我一声令下啥坏事他都干,你一定不会想看到这样的对不对,所以你快点回来吧。

道长

我的手臂没了,不痛,那次霜华进到我肚子里的时候才是真的痛。

道长,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我想我知道为什么那几年我要呆在你身边了,因为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陪你夜猎,我喜欢看你做饭,我喜欢你悄悄的把糖放在我旁边,我喜欢你会因为我的话开心,我喜欢你啊,晓星尘。

道长,我知道你人善良,救助天下人,那我乖乖的,你带着我好不好,我不做坏事了,你会原谅我吗?我想不会吧。

哎呀,没有时间了。

歪,晓星尘,我是薛洋,我要走啦,你不渡我就算啦,血海深仇不期望你能原谅

遇见你就当是对我最大惩罚吧。

看争锋对决的时候,超想摸鱼,留个图溜了遛了

清明节的粮

#原文视角#
#设薛洋后来挂掉了#
#我是爱洋洋的(认真)#
另:不以为然,不以为对,不同意,有轻视的意思。

        前几年,晓星尘阿箐都在的时候,清明节,薛洋也不过是看着他们感叹逝者已逝,活着有多重要,薛洋那时一边不以为然,一边把心里的慌压了下去。

        后来晓星尘死了,清明节,他从没想过给晓星尘烧纸,他不承认,一定还有救活的办法。

         再后来,没救成,锁麟囊倒是安全了,指不定哪年晓星尘就活了,也不想着清明节要不要给他烧纸钱。


          不过每年清明,都没有人会给他烧纸钱,也没人来看他,毕竟,他死哪了都不会有人在意。

新年送刀子,食用愉快

        道长,你去夜猎吗,我陪你一起吧。
        恩,好

        道长,你抽到了短的那根,今天你去买菜
       【叹气】小友,我都连续一星期抽到短的了。
        我不是每次都会陪你一起嘛

        道长,咱们过年会有很多糖吃吧?
        知道你喜欢吃糖,大年初一会多给你些糖的。
        恩,小瞎子的份也顺便给我吧。
        又欺负阿箐

        道长,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给你买了糖【摊开手掌】

        道长,你真好
        是吗?

        道长
       小友,我在,怎么了?
       没怎么,叫叫你,还有糖吗?





        晓星尘

        薛洋,你真恶心…

        我会怕你恶心吗?不过,你有资格恶心我吗




        锁灵囊,锁灵囊,我需要一个锁灵囊…



         晓星尘,新年了,我的糖呢?
         晓星尘,你还不起来吗?
         晓星尘
         晓星尘
         晓星尘
         世人都说你渡人渡鬼,你为何不渡我?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就算是不太吉祥的义城,也多添了一些喜庆的红色。

        在义庄,薛洋和晓星尘正在讨论些什么。
道长,灯笼我挂那门边啦,一边一个,多喜庆啊。

        恩,小友,你挂着就好。

        晓星尘在他身后说道。他看不见,所以只能是小友来。

        不过阿箐可不是。她看见薛洋挂的灯笼一边近一边远,一点也不对称。

         哼,丑不拉几的,肯定还没我挂的好。

         年前,阿箐早早的跟道长说要买东西,薛洋顺口让道长多买些糖,道长可是苦恼了一阵,按小友的习惯来看,没到过年糖可能就没有了。然而晓道长还是买了糖,只是买了更多。

         薛洋看到则么多糖有点小诧异,当然也有点开心,问他怎么买则么多。

        道长说和他相处下来常听他说糖不够,所以这次过年,想让他多吃一点,吃够。

         薛洋很开心,阿箐也很开心,不用和坏东西抢糖了。

         当然,年夜饭可就不太丰盛了。

         即使如此,这年夜饭也是幸福的。



         又是一年新春佳节

         这座不太吉利的义城,却比以往更加死气沉沉。

         薛洋买了很多丰盛的菜,也买了糖,回来挂了红艳艳的灯笼在门两边。

         道长,灯笼我挂在了门边啊。

         回应他的只是一片寂静。

         红艳艳的灯笼在空无一人义庄里并没有显得喜庆,反而更令人觉得恐怖。

         薛洋做好了饭菜,摆了一桌。

         他坐下来,对着棺材说

         道长,新年快乐。

现在玩一次笑一次
对不起,我不该瞎取名的。

摸的路路和非哥
emmmm......
为什么只有大头?
因为人体真的画不下去……
路路的衣领……画不来画不来

吐槽

emmmmm....
我觉得云中君和姬无夜的存在
是秦时明月和天行九歌的颜值bug……

我能做的只是守护在你身边【非良】

#ooc预警#
#非哥离去之后魂魄一直守护在小良子身边,但小良子看不到#
#魂魄一直不回地府的话是会灰飞烟灭的#

         韩非死了。其实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要死了,他想,死后会不会有什么牛头马面来带走自己呢。

        确实是有,死去的韩非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来带他走的东西十分的生动形象。哇,还真是牛头马面啊,韩非悄悄的在心里想着。

         牛头马面要带他走,但是韩非拒绝了。他说,我想陪在一个人身边。

         牛头马面又告诉他,死去之人的魂魄若久久不会地府,最终会在世间消散,若一个魂魄消散,那就是灰飞烟灭,再也不能转世,天上地下都不会有你。

        韩非笑了下,对他们说:“你们回去吧” 牛头马面也不再纠缠,在他们眼里,这只不过是一个赴死的魂魄而已。

         韩非离开了牢房,回到了韩国,他想去找张良。

         当韩非找到张良的时候,却发现张良独自一人在喝酒。

        想来,他死去的消息张良已经知道了。

        韩非看见平时温文如玉的子房,自己一人喝掉了一坛酒,嘴里还在念叨些什么

        “韩兄,这是我从赵国换来的杏花白,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一起喝”

        “韩兄,你在那里有酒喝吗,你嗜酒如命,我先前应当派人给你送几壶酒再让你去的”

        “韩兄……韩兄…”张良不敌酒力,最终昏睡过去 韩非看着睡着的张良,无奈的笑了。 “子房,韩兄不会再回来了,但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张良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了韩非的声音,他听见他说,韩兄不会再回来了,后面似乎还有些话,可他听不清了。

         韩非看着张良,看见一行清泪从他的脸上划过,韩非抬手想为他擦去眼泪,却看见自己的手透过他的脸。

         子房,子房,韩兄连为你擦拭眼泪都做不到了。

         再后来,韩非陪着张良四处游历,看着最初身着青衫的小良子,长成了一个张狐狸。

         有时,韩非看着长大后的张良,想着,子房的锋芒到底还是遮掩不住的,不论是性格还是外貌。

         陪在张良身边这么久,小良子都长成了张狐狸,韩非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变化。

         比如说,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

         韩非抬手看了看太阳,发现阳光透过了他的手掌。 韩非想着,这一次,自己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他想再看看子房。

          后来,在山崖边,韩非用了自己最后的力量,让自己有了形体。 最后的最后,千言万语也只化作一句话。

          我回来,只是想看看故人。
   
          形体化作流沙飘散,这是最后一次相见,从此以后,世间再无韩非。